孔府保藏的竹根雕器

孔府保藏的竹根雕器

孔府是孔子嫡長子孫、歷代衍聖公的衙署,也是孔子嫡孫的住宅。稱為“衍聖公府”,又名“至聖府”。歷代封建王朝在推崇孔子的同時,也澤及孔子的後人,對於孔氏嫡孫優渥有加,並一再賜爵受封,自漢高祖劉邦始封孔子九代孫孔騰為奉祀君,專主孔子祀事。之後歷代屢有加封,使孔氏家族成為中國歷史上世系清楚、宗支可考、世襲罔替、歷時最久的貴族世家。 孔氏宗族特殊的歷史文化地位,尤其是“尊祖守制,詩禮傳家”的傳統所形成的家族文化,就擁有了特殊性,使之累積了大量關於孔子以及孔氏家族彌足珍貴的歷史物化資料。現將孔府珍藏的幾件竹雕工藝品簡介如下:

竹林七賢筆筒,高14.7厘米,口徑13厘米,底徑13厘米。筆筒厚1.7厘米。截取圓形竹莖雕琢而成,底內凹。整個筆筒畫面構思巧妙,有靜有動。青松蓊鬱,翠竹茂密,山石聳立,隱現在松、竹之間。

共雕飾13人,應用透雕、浮雕技法,描繪了一幅文人雅士們無慾無求、恬靜宜人的餬口畫面。是人們熟識的“竹林七賢圖”,所雕人物高冠大裳,或者坐或者站,或者彈琴,或者傾聽,或者促膝交談,或者行走觀景。書僮皆束髮短衣,趨走侍候,形象生動。佈局巧妙,人物遍佈筆筒週身,卻毫無雜亂之感;刀法精湛,人物神態各具特性,悠然自患上,栩栩如生;景物雕刻,工整精微,一絲不苟。

尤以鏤空竹枝,更顯竹林之幽遠,景色之宜人。刻劃生動,作風細膩嫻熟。 明清兩代的繪畫、陶瓷、雕塑常用“竹林七賢”、“對於弈”、“聽松”之類反映文人雅士餬口情趣的題材,進行創作,抒發自己的感情。 竹根雕“萬壽圖”擺件,明朝,通高39厘米,底長卵形,長15厘米,寬12.5厘米。依據竹根的天然形態,高浮雕或者鏤空雕樹木、山崖、樓閣、人物等。山路崎嶇、逶迤,整個山景分三層刻劃表現,樹木蟠根錯節,樹根、樹幹、樹葉雕刻十分精細。作品構思巧妙,雕刻人物107人,可識別出老翁99人,書僮8人。

沿山道碟旋而上,或者觀畫,或者對於弈,或者撫琴,或者攀談,或者登山,人物形態各異,鬚髮畢現,栩栩如生。 雕刻山石層巒疊嶂,山勢緩緩而上。青松高聳、茂密,依山勢遠近、高下各不同。山頂處依山而建一座庭院,兩層樓台,院中青松環繞,是供人休憩娛樂之所。刻劃人物眾多,形態生動真切,人與景自然交融在一塊兒。

刀法細膩,工構圖,善用景物之諱飾壓疊,分遠近,生層次。從而使賓主分,虛實明,樸質可見竹絲之素地。 竹根雕“劉海戲金蟾”擺件,明朝,高22厘米、寬16厘米。色澤較深。立體圓雕,所雕人物袒胸露乳,光頭大耳,腦後長髮披垂於肩,慈眉善目,滿面笑容,鼻翼微張,雙唇微啟,憨態可掬。右手合掌立於胸前,左手撐撫於蟾蜍頭部,赤足坐騎在三足蟾上,蟾蜍張口瞪目,屈身,三足立撐,似不堪重負,把仙人戲蟾形象表達患上淋漓盡致。

此竹雕塑刀法嫻熟,衣褶線條簡潔流暢,人物形象準確生動,反映了竹雕塑者高超的技藝水平。 劉海戲蟾的故事實際是化為烏有的。清瞿灝《通俗篇》卷一云:“劉元英號海蟾子……海蟾二字號,今俗呼劉海,更言劉海戲蟾,外桀謬之甚。”清初褚人汧《堅瓠五集》卷一云:“海蟾姓劉名喆,勃海人,十六登甲科,仕金,五十至相位,朝退,有二異人坐道旁,延入談修道之術。……喆遂悟納印,入終南山學道而仙。

今畫蓬頭跣足嬉笑之人,持三足蟾異之,曰此劉海戲蟾圖也,直以劉海為名,世無有知其名者。”由此說明劉海戲蟾是因劉海蟾這個名字訛傳所致,實際並無劉海戲蟾之事。明清兩代雕刻題材多儒釋道人物及各種歷史傳說故事,其中劉海戲蟾也是廣為雕刻藝人們所常用的題材。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封錫祿竹雕劉海仙人,山東省博物館藏有劉海戲蟾竹雕,只是雕刻構思略有不同,所雕三足蟾蜍或者趴於人物腦後,或者趴於人物手臂上,形成人蟾嬉逗的形象,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竹雕“竹林七賢”香筒,明,直徑5.5厘米、高21厘米。竹莖雕。器作修長鏤空圓筒狀。香筒口及底各有一紫檀圓形帶榫擁塞。形制小巧俊俏,雕工玲瓏剔透。

褚禮堂《竹刻脞語》稱:“截竹為筒,圓徑一寸或者七八分,長七八寸者,用檀木作底蓋,以銅作膽,刻山水人物,地鏤空,置名香於內焚之,名曰‘香筒’。”因為香筒是專為熏香而作,故又名香熏。 採用透雕、浮雕、平刻等技法,刻繪了“竹林七賢”的故事,一老者雙手撫琴,神情凝重。身後一片竹林,幽深莫測。

“竹林七賢”的那種“目送飛鴻,手揮五弦,俯仰自患上,游心太玄”的人生情懷,於此很傳神地表現了出來。人物形態各異,栩栩如生,佈局頗具匠心,雕刻技藝高超。如:畫面上蒼松之虯枝蚌葉,青竹之修干深節,巨石之罅隙凹陷以及人物衣著之紋路皺折等,都刻劃患上細緻入微,清晰可見。線條流暢圓潤,尤為是人物身後的竹林,更顯幽邃。

我國古代竹根、竹筒雕刻藝術,始於魏晉時代,《南齊書》中記載:齊高帝(479~482年)曾經賜給明僧紹一根竹根雕如意;北周文學家庾信有“山杯捧竹根”的詩名。

標籤: 竹雕藝術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