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門竹刻淵源

吳門竹刻淵源

姑蘇在元末明初起,工商業一天天地繁榮起來,這種經濟的繁榮自然帶來了人們對於新餬口模式的需求,引起了人們審美情趣的變化,也為發展竹刻藝術提供了有利的社會環境。 吳文化以姑蘇為中心,在明朝,嘉定屬姑蘇府管轄,“嘉定派”竹刻也是吳文化的群組成部份。它與“金陵派”竹刻在姑蘇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姑蘇在明朝已經成為折扇的主要產地,尤其是用毛竹製作的吳中折扇,造型別緻,再經由水磨等技術加工,晶瑩光潔,富有情趣。

《秋園雜佩》中制扇藝人蔣蘇台、柳玉台自身雕邊最精,竹刻名家李文甫、濮仲謙、陳定生曾經操刀蘇扇,有大量傳世佳作,這些可以看出“金陵派”的初期竹人集竹刻家以及制扇藝人於一身。也可以推測最初制扇業與刻竹行是一家,扇骨成為了吳門竹刻的主要載體。

它也是顯明區別於“嘉定派”竹刻的主要特徵。到了清中後期,姑蘇折扇工藝的昌盛使竹刻工藝更有了新的用武之地。而“嘉定派”在清中期前的一些竹刻大家卻很少有雕扇的記載,這可能與朱氏竹刻的指點思想有必定的關聯。

入清之後,南京的刻竹及制扇藝人逐步南移,來姑蘇者更多,姑蘇本地制扇骨作坊已經由陸墓發展到城裡的桃花塢地區。同時嘉定名手王易、趙學海父子,也都先後客居姑蘇。因而,融書畫、雕刻為一體的蘇扇被譽為“吳門雅扇”的同時,姑蘇的竹刻工藝更發展壯大了。

因為扇骨邊板最厚處不超過5公厘,邊板兩邊厚不超過2公厘。若果再上施高、深浮雕,如斯薄的扇骨容易使夾扇面的“火力”盡失。因而,一般都以繪畫、書法、篆刻藝術為內容,以畫法入刻,以刀代筆,以及應用薄地陽文刻一些諸如金石、鐘鼎、古錢等縮刻之類的圖案。因而在金陵以及嘉定兩派作風的長期影響下,再結合自身地功能變數文化(包含“吳門畫派”)的特色而逐步形成為了以淺刻法為主的吳門派竹刻作風。

當嘉定、金陵兩地為中心的竹刻工藝慢慢虛弱之機,姑蘇的竹刻藝人開始集中在虎丘、山塘一帶,這裡的竹刻名家層出不窮。 清末明初“海上畫派”的藝術精神以及審美追求代表了由中國古代傳統繪畫向近代發展的總趨勢,此時的竹刻更可能是受海派文化影響,漸趨西化。

標籤: 竹雕藝術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