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功墨趣留青雕

我國的竹器雕刻,歷史悠長。雕刻的技法有圓雕、透雕、高浮雕、淺浮雕、留青、淺刻等,其中尤以留青別具特色。 留青,即是留用竹子表面一層竹青雕刻圖案,剷去圖案之外的竹青,露出竹青下面的竹跡留青雕刻的筆筒、臂 刀功墨趣留青雕  

我國的竹器雕刻,歷史悠長。雕刻的技法有圓雕、透雕、高浮雕、淺浮雕、留青、淺刻等,其中尤以留青別具特色。   

留青,即是留用竹子表面一層竹青雕刻圖案,剷去圖案之外的竹青,露出竹青下面的竹肌。留青雕刻的筆筒、臂擱、匣盒、扇骨等器物不僅精妙,而且外表潤澤,色澤近似虎魄,歷年越久,竹肌彩色越紅,圖案部份就越凸起,如時常把玩摩挲,則光滑如脂,溫潤如玉。   

留青竹刻始於唐朝,到明朝後期,竹刻藝術家張希黃發展了前人的刻法,使留青竹刻突破了以往圖案形式,達到筆墨神韻以及雕刻趣味兼備的境界。現藏於美國波斯頓美術博物館的“山水樓閣筆筒”,就是他的代表作品。清朝竹刻藝術家在繼承明朝技法的基礎上又有所發展,留青竹刻更注重書畫藝術的效果,藝術水平有了新的提高。但到了清末,竹刻工藝日益衰退,留青名家不多,佳作也較罕見。   

20世紀中期,留青藝術家多聚居上海,如江蘇武進的徐素白、姑蘇的支慈庵以及無錫的張韌之等。他們在繼承明、清名家的基礎上,有了較大的發展。   

徐素白,字根泉,號曉鐘,自幼喜愛刻竹,後以此為專業,表現手法巧妙,刻法精細入微,生動傳神,尤其在表現花鳥、草蟲方面有較大的創造。他創作的蜻蜓、蟬、胡蝶、小鳥等,都有獨特的表現手法。支慈庵能在扇骨上留青刻蠅頭小字,用留青以及淺浮雕相結合的手法雕刻繪畫也很精妙。張韌之是少有的女竹刻藝術家,她巧妙地應用了竹青最表面的一層來表現景物的近處以及亮光部份,在露出的竹肌上又深刻一層表現遠景,使作品更富有立體感。   

江浙地區盛產毛竹,竹刻資源豐碩,而留青竹刻取材仍是極嚴格的。必需在秋冬時節入山,選伐4年至5年生的毛竹,請求表皮平整,節長無斑。砍伐時,不能損傷其表皮,依據製作器具需要,鋸斷或者劈開刨花擦去竹面油膩,在日光下曬一禮拜,再放置室內通風處架空陰乾。   

雕刻留青,大多先製成器物,然後在竹面上打好畫稿,應用各種雕刻技法操刀。留青竹刻很講究用刀,雕刻刀以彈簧鋼製成,作風不同,用刀也有區別;用於切邊線,用斜口刀;剷去空白處,用平口刀;刻留青部份,用平口、圓口刀;刻劃毛髮之類,用槽刀。刻劃蜻蜓之類的薄翼,則要把翼筋凸出,薄膜處用圓刀剷去竹青的十分之七,應用色澤以及雕刻深淺的對照,充沛表現薄翼透明的質感。如留青竹刻藝術家徐素白先生雕刻的蜻蜓、月季花表現手法巧妙,精細入微,物象質感強烈,娟秀典雅,浮然竹上,堪稱留青竹刻之珍品。

標籤: 竹雕藝術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13